商务时代最奢侈的是什么?

顶尖的生活状态不是把来电“拒绝”,也不是不理或者关机,而是根本就没有信号。这些年,商务人士的定义标志演变非常快,如果不总结一下,很多东西就转瞬即逝了。

当年刚刚有呼机的时候,商务人士腰上都挎一个,一群人在一起,有人身上嘟嘟一响,该生立刻被投以羡慕的目光。有些伪商务人士耐不住寂寞,就自己呼自己。寻呼费是按月算的,不呼白不呼。

当然那个时候,那些有大哥大的人都拿在手里或任何能被人看见的地方,像吃饭时一定要直立着供在餐桌正中。我觉得摩托罗拉的设计理念一直是超前的,像那种砖头式大哥大,在设计上就具有直立摆放功能和身份炫耀功能,这对商务人士至关重要。

接下来进入了手机普及的时代,在公共场合打手机非常时尚。电视剧里的企业家也都是这样的,他们在吃饭、洗澡或度假的时候都会抄起手机,调动十几个亿的资金,或者是一个电话就把高级管理人员就地免职。

现在进入了一个不接手机的时代。如果你在一个公共场合听到某人手机响了,凭如下的举动你就可以判断他的身份。

拿起电话,“喂你好,请问是哪位?”一般是业务代表或推销员。

拿起电话,“喂,我现在不方便,回头再说吧。”身份难以判断,但对方的身份肯定是老婆、老公或者情人。你既然不方便,就不能不接这个电话吗?不能,因为老婆和情人会借题发挥,“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拿起电话,看一眼来电显示,然后按“拒绝”,这多半就是生意不顺的商务人士,来电多半是债主、纠缠不清的情人、穷追不舍的推销员等。

拿起电话,看一眼来电显示,然后听由铃声继续响或振动而置之不理,这是无奈的商务人士:如果按了“拒绝”,对外听筒里会传出“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不明戏的人就会不停地打。而你要是不理睬,将来就可以编瞎话说我没听到啊,哦那天手机放在家里没拿。

听到铃声,连看也不看,直接在口袋里包里就按拒绝或关机,此乃真正商务人士也。此公顶天立地,无须求人,我行我素,天马行空,人之豪杰。

手机是令人又爱又恨的东西。手机时代的商务礼仪不可轻视。你想巧妙地羞辱一个人,只要在跟他面对面讲话时突然去接手机而把他晾在一边;开会的时候,最能对领导表示不屑的方式就是在领导讲话的时候站起来出去接手机;反之,最能献殷勤的方式就是跟一个人面对面时把第一个手机来电“拒绝”掉,然后当着他的面按“关机”。

在商务时代,最奢侈的生活不是自由,而是自主,就是你有权利和地位选择接谁的电话和在什么时候接电话;你的生活仍然被许多人左右,但是你可以掌控进程的节奏。

前两天我们几个人聊天,谈起“什么是理想的商务生活”这个话题。起先有人说理想生活就是不用求人的生活,大家说别逗了,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我们当中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深沉地说:“要想不求人,你们去当编剧吧。制片人、投资人、导演、演员都哭着喊着要好剧本。写电视剧作者没名时一集八千,写过几个以后就一集两万,你根本不用求人,都是人求你。”

我说哪一行咱们都不能盯着顶尖的那几个,写剧本有几个能达到海岩老师王海鸰老师那样的境界?况且我还是坚持我的“业余”理论,就是真正的牛人是靠着主业得到名声和财富,然后去享受自己喜爱的副业。就比如海岩老师当酒店总经理;万科的王石先生登珠峰;好利来蛋糕店的老板罗红去非洲11次拍野生动物,然后出书、捐款,当联合国慈善大使。

所以,顶尖的生活状态不是把来电“拒绝”,也不是不理或者关机,而是根本就没有信号。你找不到王石先生和罗红先生,他们过些天满脸歉意地一个劲跟你说:实在对不起啊,我上个月在珠峰帮助欧洲联合登山队登顶来着;另一个跟你说:不好意思啊,我在纳米比亚草原追野马接手机不方便。

你就自己回家洗洗睡吧。

作者系美国通用电气中国公司公关传播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