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不幸”的女强人

如果“女强人”就是“女商界精英”,或随便什么界的精英的话,我身边就有很多女强人。不过通常我们都会避开“女强人”这个词,尤其是你想真心称赞她们的时候。因为“女强人”这个词,已经脱离了其词语本意,被妖魔化成“工作狂”+“男人婆”+“没有家庭”+“女魔头”的代名词了。

  我遇到过两个正在美国知名大学读本科的90后都对我明确表示:“我才不要做‘女强人’呢。”作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我想她们其实只是在拒绝“女强人”这个标签,以及附着在这个标签上的负面因素,而不是拒绝用全部的热情和智慧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的实质。

  至少在中国,女强人面临的社会压力比男强人多太多了,以至于“男强人”这个词作为社会的默认前提从来就不曾出现过。因为如果男人是“工作狂”+“没有家庭”+“男魔头”,不仅不会被诟病,还会被视为成功及上进的典范,并被年轻漂亮的女子环绕。

  “家庭建设”是女强人的命门。如果一个男强人连续两个月不回家吃晚饭,天天在外应酬,中国社会给出的反馈那是相当宽容的:忙是好事啊;这说明他事业发展得好啊……而会对家庭建设的缺位选择性失明。换个女强人试试?马上会有风言风语传出来:这家的女人不归家啊,这家的小孩每天都是爸爸带啊,好可怜啊,这家的男人没本事啊……真是奇了怪了,对那些男人整天不归家的家庭,妈妈一个人带孩子就不可怜了?为什么就没人说这女人没本事呢?恰恰相反,社会认为这女人很有本事,因为嫁了一个会挣钱的男人。

  不久前我在一本财经杂志上看到一篇商界女性的报道,里面有个有趣的调查:单身成功女性最想嫁的人是“成功男性”;而单身成功男性最不想娶的人是“成功女性”。这个调查揭露了成功女性自己的问题:一个家庭岂能有两个工作狂?成功男性们因为有社会成见的帮助,可以心安理得地慢慢寻找那个女贤内助;而成功女性若想走上这条安稳路,不仅得与社会的偏见抗争,还得与主流男人的心理因素作战。你想找个男性贤内助,人家男的不愿意啊。

  零点咨询集团董事长、主持人袁岳在博客上公开发表了“给工作狂女人的一封信”。里面提到:“我要给女工作狂的第二条建议是早恋早婚,这是让女工作狂比较安全的生活路径。其实两个人中一个人狂就已经够了,早恋早婚最容易让对方觉得你这是一种正常的行为,因为很早就适应了。而在未来的事业道路上,早恋早婚的女工作狂更可能得到另一半的支持,而动手晚了,边际成本都会上升,甚至会出现丧失情感与婚姻幸福的可能……”作为一位男性单身成功人士,给女人提出这样的建议十分反讽。他大概压根就没意识到,在说这话的时候,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种性别优越感有多么强烈,并且已经先入为主地将女工作狂歧视为“不正常”。事实上正是由于男性的这种普遍优越感的存在,才使得“女强人”的处境越发风声鹤戾。

  如果他真的为女性着想,应该强调的是“家庭分工”,而不是“性别分工”。在一个家庭里,谁主外,负责打江山,谁主内,负责维护江山,取决于两个人的机遇平衡,从家庭利益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性别偏见的角度出发。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他也许会小小地哀叹一下自己的境遇,是不是已经丧失了“情感与婚姻幸福的可能”?如果他并不觉得这是个悲哀,为什么“女强人”们就一定要这么觉得呢?